一“靴”难求的陈记老字号——记设计院职工、宫廷官靴制作者陈国立

 

    除了在舞台上,谁还能正儿八经看得见官靴;说起刀螂肚,恐怕50岁以下能说清楚的人不多。打开藏宝的两扇柜门,我院职工陈国立聊起自己的宝物滔滔不绝,从旧时宫里善扑营的靴子,到天桥宝三摔跤的刀螂肚,从达官贵人穿的四道脸到普通老百姓的无脸鞋。他托在手中的鞋,那就是历史,那就是文化。制作官靴,经他祖父、父亲,传到他这辈,知道的人不多了,会做的就更少了。















做这种鞋的主要技巧在打鞋样上。没点功夫的人决不会绱,因为要反着绱,楦也要反着绱。陈国立业余琢磨陈记官靴十几年了,说他业余是因为他还在岗位上没有退休,做一双鞋要花费一个月的时间。打袼褙、描鞋样,不管是哪道工序,他都一丝不苟,因为每双鞋都打着红色陈记标记。现在找我预定鞋的人不少,但我不能一一满足。等我退休后,我要收几个徒弟,把老祖宗的陈记官靴再振兴起来。这是老人60岁后的一个愿望。


 
笔名: